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

高耗能行业电价“天花板”被打开传递出哪些信号?

有利于遏制不合理的电力消费,促进企业提高能源效率,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2021年10月15日作者:刘晓星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 刘晓星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针对电力和煤炭供应紧张问题,从遏制“两高”盲目发展、改革完善煤电价格市场化形成机制等六方面部署做好今冬明春电力和煤炭等供应。值得一提的是,会议对于高耗能产业在政策层面再次“加码”,电价由市场交易形成价格,不受上浮20%限制。

  从国家发改委吹风到国务院常务会议定调,再到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现行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限制,高耗能行业电价的“天花板”就此被打开。

  高耗能行业电价上浮空间被打开,这一政策出台对于“两高”产业的发展传递了哪些信号?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高耗能行业无序发展会增加电力保护压力,不利于绿色低碳转型发展。此次改革明确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的幅度限制,有利于引导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都上浮一些,这样可以更加充分地传导发电企业的成本上升压力,遏制不合理的电力消费,改善电力供求状况;也有利于促进高耗能企业加大技术改造投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一些地方盲目上马“两高”项目

  近期,全国范围内20多个省份出现不同程度的“拉闸限电”,此轮“拉闸限电”的核心原因是在煤炭价格持续高位的情况下,火电企业一方面面临燃料成本大幅上涨压力,另一方面上网电价长期以来低于标杆电价水平,呈现“发一度亏一度”局面,发电意愿大幅下降。

  即便如此,实际发电量其实并没有减少。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全国发电量累计值为38717亿千瓦时,相比2020年同期增长了5072.2亿千瓦时,累计同比增长13.7%;其中火力发电量占比为73.00%。

  但是,由于疫情后外需订单和产量的剧增提振了高耗能产业,高需求下高耗能产品生产任务加重,用电需求大增,加剧了电力的短缺。数据显示,2020年,用电量比较高的行业主要集中在黑色、化工、有色及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等高耗能行业。

  今年8月,国家发改委印发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显示,今年上半年,青海、宁夏、广西等9省份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

  随后开展的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将严格控制“两高”项目盲目上马作为督察重点。吉林省辽源市能耗双控工作不力、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高能耗问题突出及广东云浮市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管控不力等典型案例被相继点名。

  “十四五”开局之年,一些地方在盲目上马“两高”项目方面冲动还很强烈,有大上、快上、抢上、乱上的势头。但是,国家对于“两高”项目始终保持严的基调,持续传导压力,坚决遏制盲目上马“两高”项目冲动。

  高耗能行业电价上涨不受限制

  以电价调控高耗能产业并非首次,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就发布了《关于完善电解铝行业阶梯电价政策的通知》。

  现在新规把矛头再次对准了高耗能企业,延续了今年以来能耗双控的政策精神。从坚持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电视电话会议到印发《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从暂停能耗不降反升地区国家规划布局的重大项目以外的“两高”项目节能审查到打开高耗能行业电价上浮的空间,中央层面关于遏制“两高”的工作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

  但是一些地方对于遏制“两高”项目仍存在侥幸心理。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特聘研究员、“一带一路”商学院联盟产业发展部主任仇文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仅靠各部委自上而下的政策并不能够完全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单纯靠政府发文来进行推动,很容易造成有的地方对高耗能项目搞“一刀切”关停;有的金融机构骤然对煤电等项目抽贷断贷……而以上现象都是与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初衷和要求背道而弛的。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当前很多地区产业发展的路径高度依赖“两高”产业,一些“两高”企业对于产业转型升级一直持观望侥幸态度。当各种遏制“两高”产业的政策相继出台,高耗能行业电价的“天花板”被打开时,原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企业迫切地想进行可持续发展转型时,但却不知道从何入手。

  高耗能行业电价涨幅不受限制有利于推进产业转型升级

  “高耗能行业电价涨幅不受限制,对抑制高耗能、降低电力需求、满足双碳目标很有好处。从长期来看,可以推动产业结构的调整。”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简单地扩大煤炭供应显然是不可行的,必须依靠大规模的技术革新和装置改造。高耗能行业电价上涨不受限制的政策就是运用市场调节机制,推动企业加速技改降耗进程,让落后产能加速退出。

  众所周知,大宗商品价格高位运行通常是不会长期持续的,其导致的高利润也是阶段性的。但是,高耗能行业交易电价制度的出台会抬高生产成本,企业必须通过技改降耗、淘汰落后产能来控制成本实现盈利。当前,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成为企业实施节能绿色改造的重点。一些铁合金企业正在抓紧改造全密闭矿热炉,以降低电耗成本继续维持利润;一些化工企业正在积极升级改造电石生产设备,提升单台电石炉容量,淘汰落后产能;一些地区也在积极推进钢铁、铁合金、电石、焦炭等行业落后产能的加速退出。

  同时,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推动新增可再生能源消费在一定时间内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这意味着在可再生能源能耗总量“豁免”政策及高耗能电价不设限的制度下,使用可再生能源将获得能耗总量及价格的双重政策鼓励。同时,也传递出政策鼓励高耗能企业通过消费可再生能源满足用电需求,并促进绿色交易市场规模的进一步扩大。

  绿色电力交易为高耗能企业提供了新方案。“考虑到未来我国可再生能源将迎来高比例、大规模发展,结合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保障机制和绿色电力交易实施,能耗双控方案明确提出在地方能源消费总量考核中,对超额消纳可再生能源电量的地区按规定抵扣相关能耗量,形成政策组合拳,进一步激励可再生能源发展和消纳。” 一位业内专家表示。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赵晓宇